了解更多?
請撥打熱線電話:0371-67862500;

新聞中心

聯系我們

公司名稱:河南賽爾加農動物藥業有限公司—市場營銷部
地  址: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花園路與國基路居易國際廣場4號樓1525室
電  話:0371-67862500;
傳  真:0371-67862501
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公司網址:http://www.hnsaier.com
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動態行業動態

我國大宗淡水魚類產業發展瓶頸

發布人:河南賽爾加農動物藥業有限公司—市場營銷部     發布時間:2014/4/2    瀏覽次數:379

         我國幅員遼闊,內陸江河湖泊縱橫交錯,大宗淡水魚產業發展的資源基礎豐厚。我國內陸水域總面積約1760多萬公頃,其中河流666.7萬公頃,湖泊666.7萬公頃。在淡水養殖中,養殖池塘256.7萬公頃、湖泊102.5萬公頃、水庫191.1萬公頃、河溝27.5萬公頃,其他養殖水域13.0萬公頃,另有稻田養成魚129.5萬公頃。這些水域絕大部分處于亞熱帶和溫帶,氣候溫和,雨量充沛,適合魚類增養殖。我國內陸水域共有魚類800余種,主要經濟魚類約有40余種。大宗淡水魚是傳統養殖經濟品種,羅氏沼蝦、中華絨螯蟹、河蚌等也是經濟價值較高的品種。豐富的天然魚類資源是我國水產養殖業取之不盡的品種資源,也是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大淡水漁業國家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根源,它使我國眾多的“魚米之鄉”人民富裕、生活安康,也養育了積淀深厚的漁業文化。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,人與資源環境之間的關系日趨緊張,我國內陸淡水資源和生態環境系統不斷受到人類經濟活動的破壞,水域環境污染嚴重,漁業資源呈現衰退趨勢,進而成為大宗淡水魚類產業發展的瓶頸之一。 
   
  水域生態環境改變,漁業資源萎縮 
   
  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,我國水域開發利用強度不斷加大,對水生生物資源造成了破壞,引發了一系列的生態環境問題。具體表現為四個方面: 
   
  重要漁業水域污染物超標 
   
  水域污染物超標在我國各大水域都是一個突出而普遍的問題。根據《2011年中國環境狀況公報》,我國26個國控重點湖泊(水庫)中,Ⅰ-Ⅲ類、Ⅳ-Ⅴ類和劣Ⅴ類水質的湖泊(水庫)比例分別為42.3%、50.0%和7.7%。輕度富營養狀態和中度富營養狀態的湖泊(水庫)占53.8%;中營養狀態的占46.2%。我國內陸干旱半干旱地區湖泊面臨萎縮及水質鹽堿化風險,一些湖泊演變成沼澤甚至消亡。有的湖泊水質下降。 
   
  2011年,全國漁業生態環境監測網對黑龍江、黃河、長江、珠江4個流域的79個重要魚蝦類的產卵場、索餌場、洄游通道、增養殖區及自然保護區451,8萬公頃水域的監測結果顯示,總氮、總磷、非離子氨、高錳酸鹽指數、石油類、揮發性酚及銅、鎘的超標面積占所監測面積的比例分別為98.8%、20.2%、14.4%、16.8%、3.7%、0.6%、13.9%和2.4%,與2010年相比,總磷、非離子氨、銅超標范圍有所增加;對湖泊、水庫重要漁業水域122.6萬公頃水域的監測結果顯示,總氮、總磷、高錳酸鹽指數、石油類、揮發性酚及銅的超標面積占所監測面積的比例分別為89.9%、89.2%、60.7%、14.5%、0.2%和23.4%,與2010年相比,總氮、銅超標范圍有所增加;對我國部分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(淡水)360萬公頃水域的監測結果顯示,總氮、總磷、高錳酸鹽指數、石油類、銅和非離子氨的超標面積占所監測面積的比例分別為99.5%、3.0%、16.9%、0.1%、0.9%和40.2%,總氮優于評價標準的監測水域數量只占29.4%,與2010年相比,部分超標水域的平均含量有明顯升高。滇池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平均含量最高(5.66 ms/L),其中最大值超標20.1倍。總體上看,我國內陸漁業區域污染超標問題比海域、江河要嚴重,尤其是總氮、總磷、高錳酸鹽指數普遍超標,水環境質量堪憂。 
   
  工業污染等問題頻發 
   
  2011年,據不完全統計,全國共發生有影響的漁業水域污染事故680次,造成直接經濟損失3.68億元。2011年9月18日,受上游工業廢水排放影響,安徽省濉溪縣澮河水域發生污染死魚事故,致使養殖魚類大量死亡,造成經濟損失約910萬元。2011年8月27日~9月3日,福建省閩江古田段水口庫區因水環境突變造成溶解氧含量急劇下降,發生養殖網箱魚類死亡事件,造成經濟損失約18600萬元。2011年8月9日,由于受工廠排污影響,湖南資水新邵段發生死魚事件,導致死魚200萬公斤,造成經濟損失約670萬元。2011年8月,陜西省寶雞峽信邑溝水庫,受上游排放污水影響,造成網箱養殖魚類死亡,經濟損失約825萬元。 
   
  水體富營養化問題加劇 
   
  隨著污染物增加,近岸、江河、湖泊中氮、磷含量不斷升高,水域處于富營養化狀態,滇池、太湖等大型湖泊的富營養化趨勢沒有得到遏制,赤潮、水華現象頻發。60萬畝面積的滇池年入湖污水量達1.85億噸,形成異常富營養化水域,每年藍藻大量繁殖,致使魚類大批死亡,魚產量成倍下降。2011年9月24日,太湖藍藻大面積爆發,覆蓋面積約238平方公里,占太湖水面總面積的11.1%。 
   
  魚種資源呈現加速衰退趨勢 
   
  受興建水利、圍湖造田等工程影響,我國長江水系四大家魚的洄游通道、棲息和繁殖場所等遭到破壞,過度捕撈、水域污染也導致魚類天然群體的生境改變,使野生魚類種質資源遭到破壞,天然資源減少。 
   
  一是天然捕撈量逐年遞減。我國長江天然捕撈量由1954年的54萬噸,變為近年來的10萬噸。上世紀60年代長江主要經濟魚類產量約占全國總產量的28%,目前下降到約1%。目前,“四大家魚”已不能形成漁汛。據長江水產研究所統計,1997—2008年,長江干流青、草、鰱、鳙四大家魚的魚苗量從35.87億尾波動性銳減至1.81億尾,2007年最低,為0.89億尾。全國禁漁總結會的數字顯示:2011年,長江“四大家魚”產量僅為歷史峰值的三百分之一,水生生態資源衰退趨勢明顯。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在長江的監測顯示:除去禁捕期,2008年~2012年,捕獲量分別為9.6噸、15.4噸、11.3噸、9噸多和7噸多,除2009年有所增加外,近年處于持續大幅減少中。除了“四大家魚”外,一些珍貴魚類基本絕跡或瀕臨滅絕。 
   
  二是伴隨水域生態功能退化和天然漁業產量減少,水生生物群落結構出現小型化、低齡化,漁獲物單個體重明顯降低,性成熟提前,生長速度減緩,抗病能力降低。近幾十年來,作為天然水域漁業發展的餌料基礎的底棲生物量明顯降低。1998年,長江口區底棲生物的生物量為4.79 g/m2,僅為1982年的11.4%,近年來進一步降至1.00 g/m2以下。2008年江蘇省重點湖泊監測表明,底棲動物多樣性較低,11%的監測點處于較豐富狀態,78%的監測點處于一般狀況,11%的監測點處于貧乏狀況,且底棲動物(寡毛類)中耐污品種比較多。 
   
  資源環境問題對漁業生產帶來破壞性影響 
   
  水域生態環境污染和資源衰退不僅直接影響漁業的持續發展,對農民增收形成制約,還影響水產品質量安全,對水生生態系統的生物多樣性和水生生物群落的繁衍構成威脅,使漁業持續發展的基礎大為削弱。 
   
  天然種質資源大量減少,優良基因流失 
   
  我國四大主要流域魚類資源豐富,是我國魚類基因的寶庫。豐富的生物資源,為我國淡水漁業,尤其是淡水養殖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我國水產養殖業所需親本,都直接或間接來源于天然水域。良好的生態環境有助于天然魚類的生長和繁衍,也是漁業持續發展的基礎。但目前,我國四大家魚的天然資源在不斷減少,野生魚種的數量下降,直接導致天然基因庫中優良基因的流失。目前我國約有6家水產研究單位存有魚類精子庫,每個精子庫保存的種類從十幾種到三十多種不等,還不到我國淡水和海水魚類的1%。而一些魚類消失得太快,魚種都留不住。農業部數據顯示,目前長江“四大家魚”從占漁獲物的80%降至目前的14%,產卵量也從300億尾降至目前不足10億尾,僅為原來的3%。黃河原有魚類150多種,目前三分之一種群絕跡,捕撈量下降40%。黃河鯉等名貴魚類在大多數河段絕跡。珠江水系24科78屬92種列入瀕危魚類,占全國淡水魚類總數的11.7%,其中中國特有魚類60種。 
   
  水域污染事故頻發對漁業造成損失 
   
  近年來漁業水域污染事故頻繁發生,不僅污染水域,還造成漁業經濟巨大損失。2007年7月2日,受上游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排放的影響,安徽澮河五河段8000公頃水域受污染,造成天然和人工養殖蟹、草魚、鰱等淡水養殖產品大量死亡,經濟損失達965萬元。2008年,江蘇省漁業污染事故達226起,直接經濟損失約2460萬元。2004年~2008年,湖北每年漁業水域污染事故從123起增加到233起,直接死亡魚量從2400噸增加到4000噸。因水域污染而引發了許多社會矛盾,影響了漁區社會穩定。 
   
  漁業病害增多,對漁業發展、農民增收造成重要影響 
   
  “魚兒離不開水”。水域生態環境出現的諸多問題直接影響魚類生存,最明顯的影響就是水產養殖病害頻繁發生,新的流行性病害種類不斷出現,導致養殖效益大幅度降低。近年來,在大宗淡水魚中,受病害影響的養殖品種越來越多,受影響的區域和影響的程度不斷擴大。而且,病害一旦發生,發病區域的水產養殖生產會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難以恢復。根據產業經濟研究室的調查,因池塘水質變差,使水產養殖中出血病、腸炎、爛腮病和孢子蟲病的發病率變高,肝膽綜合病、指環蟲病、車輪蟲病等發病率上升,甚至出現了一些原因不明的魚病。病害發生后,養殖戶的病害防治費用大幅提高,養殖成本增加,對漁業效益影響明顯。據產業經濟研究室2013年調查,在諸多養殖面臨的困難中,45.86%的受訪者選擇魚病難以控制,僅靠養殖戶自身無法解決。在國家大宗淡水魚類產業技術體系30個綜合試驗站推廣的新品種中,也出現了粘孢子蟲病、草魚出血病、腸炎、爛腮病、出血性敗血癥、鯉春病毒等,對新品種試驗示范工作等帶來一定影響。其次,魚類死亡量增加,減少了農產收入。加之一些病因一時無法確認,一旦發生,往往造成大面積“翻塘”現象,養漁產損失常多達數萬元。 
   
  威脅魚類產品質量安全 
   
  水質污染后,魚類會附集水域中的重金屬、石油、農藥、有機污染物和生物毒素等污染物。污染物會通過生物富集與食物鏈傳遞而危害人類健康和安全。由養殖水域環境引發的水產品質量問題,會大大降低消費者信心,對養殖業長期效益的影響不可估量。消費者對一個產業的信心一旦喪失,在短時間內很難得到恢復。2006年先后發生的食用福壽螺引起管圓線蟲病、多寶魚被檢出硝基呋喃類代謝物、桂花魚檢出孔雀石綠等事件,一度使消費者對水產品消費的信心大跌。質量安全方面的不足往往被人為放大,嚴重影響消費者對相關產品的信任度以及產業形象,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。 
   
  影響水域生態環境的主要因素 
   
  水域生態環境的變化,主要是由于外部環境條件的變化引起的,但也有漁業自身發展方式的原因。主要的影響來自以下幾個方面: 
   
  水質污染對漁業生態環境的影響 
   
  大量江河沿岸工礦企業的工業廢水和城市排放的生活污水,超過水域自凈能力,直接導致水域生態環境的惡化。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表明,592.6萬個普查對象(其中工業源157.6萬個、農業源289.9萬個、生活源144.6萬個)中,各類源廢水、廢氣排放總量分別為2092.81億噸、637203.69億立方米。其中,產生工業廢水738.33億噸,排放236.73億噸。農業面源污染中,產生化學需氧量、總氮、總磷、銅、鋅分別達到1324.09萬噸、270.46萬噸、28.47萬噸、2452.09噸、4862.58噸。生活污染源中,生活污水排放量343.30億噸,生活源廢氣排放量為23838.72億立方米。主要水污染物中,化學需氧量、總氮、總磷、氨氮、石油類(含動植物油)分別達到1108.05萬噸、202.43萬噸、13.80萬噸、148.93萬噸、72.62萬噸。 
   
  水工建筑對漁業生態環境的影響 
   
  我國是一個水患頻繁的國家,興建水利設施可以防洪除澇、優化配置淡水資源。但水利工程設施興建對于魚類資源也有破壞性影響。 
   
  一是影響魚類繁衍。在天然水域,魚對產卵有比較嚴格的環境要求。水工建筑修筑后,往往會破壞魚類的繁衍環境。2003年,我國三峽大壩蓄水后,長江水文環境發生顯著變化,魚類的產卵繁殖和生長棲息場所發生變化。長江青魚、草魚和鰱、鳙魚這“四大家魚”對環境要求嚴格,其產卵繁殖要在適宜的水溫、水流狀態中完成,產卵需要河道水流漲水的刺激,但在產卵高峰的5、6月,天然情況下產生的小洪峰過程因三峽發電而被調平,因而使之喪失產卵條件。 
   
  二是斷絕魚類洄游通道,使漁業資源衰退。《長江三峽工程生態與環境監測系統報告》顯示:2004年重慶萬州江段魚類天然捕撈量107噸,日均單船產量1.28公斤,分別只有蓄水前2002年的32%~28%。魚類資源的衰竭,使得以魚為食的大型珍稀動物江豚、白鰭豚、白鱘等瀕臨滅絕。珠三角魚類原有的近800公里洄游通道,在長洲壩建立后,只剩300多公里,不足洄游性魚類所需的400公里的無阻礙洄游通道。據珠江水產研究所研究,上游桂平的四大家魚產卵場的四大家魚數量從原先占全體的30%縮減至4%~5%,下游兩個廣東魴”保護區的廣東魴魚苗量從2006年的644億尾縮減到2010年的287億尾。受干流上修建大壩影響,湖泊內魚類不能進入江河越冬和繁殖,江河里的幼魚不能進入湖泊攝食育肥,使江河和湖泊中的魚類數量減少。上世紀60年代湖北省年均產江苗83.3億尾,1996年僅產江苗10億尾。50年代末洪湖隔堤和新灘口節制閘建成后,湖內魚類種類下降到76種,洄游性魚類漁汛消失,江湖洄游性魚類的漁業群體減少,漁業對象演變為鯉、鯽和烏鱧等湖泊定居性魚類為主。 
   
  三是導致魚類生物中毒。魚類及其他一些生物往往喜歡迎水上溯。在水壩進行蓄水調節或停止發電時,經常會關閘停止放水,污染物會聚集在壩下。當閘門突然開啟時,下泄水流將河底沉積物和聚集物掀起,使溯水魚類陷入嚴重污染的環境而中毒致死。 
   
  水土流失和圍墾對漁業生態環境的影響 
   
  水土流失的失控,墾殖活動的增多,使水生生物生存空間被大量擠占,棲息地及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,生存條件不斷惡化。 
   
  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前,長江源頭地區水草豐茂,隨著長江干、支流上游毀林開荒趨于嚴重,上游出現水土流失,森林覆蓋率由50年代的30%~40%下降到10%,庫區水土流失面積占土地總面積的58.2%。宜昌以下每年大約5億噸泥沙沖入長江中下游并導致河道淤積,有效漁業水面大為縮小。1949年時,湖北省曾有大小湖泊1066個,是名副其實的“千湖之省”,多年來的水土流失、淤積和圍湖造田,使該省三分之二以上的湖泊消亡,到1981年僅存309個湖泊。在清朝道光年間,湖南省洞庭湖水面達6000平方公里,解放初期湖面為4350平方公里,目前僅2623平方公里。江西省鄱陽湖,解放初期湖面為5340平方公里,目前僅3900平方公里。湖泊面積縮小,使魚類活動空間變小,魚類的繁殖、洄游、索餌、越冬等生態條件惡化,產量下降。與上世紀50年代相比,洞庭湖80年代的魚類繁殖場、索餌場及越冬場分別減少45%、78.2%和50%。無節制的圍墾進一步減少了漁業面積。據不完全統計,近30年來,長江中下游被圍墾的湖泊面積達1.14萬平方公里,約占50年代湖泊面積的47%。 
   
  酷漁濫捕加劇了天然水域漁業資源的衰退
 
   
  漁業生產者大量使用有害漁具、漁法,過度捕撈產卵親魚和幼魚群體,對魚類資源造成直接破壞,這也是導致漁業資源衰退的重要因素。一些洄游性魚類從海里游到長江中上游或從長江中游游到海里產卵、繁殖、生長,須躲過重重“關卡”才能逃生。一些漁民們將單層流刺網改為雙層、三層流刺網,且大部分漁民的捕撈網目越來越小,甚至將深水囊網、長江鰻魚網、底拖網等禁用漁具也派上用場,在江面上設下道道“埋伏”,連長江小雜魚也成為網中之物。
   
  養殖方式不合理 
   
  養殖方式不合理,會破壞水域生態環境。在目前的增養殖技術條件下,由于生產操作缺乏嚴格規范,在封閉或半封閉的增養殖生態系統中,殘餌、排泄物、生物尸體、漁用營養物質和漁用藥物等,會使得硫化物、殘留藥物、有機質和還原物質含量升高,有害微生物或噬污生物繁衍,水域營養鹽升高,下層水域缺氧,極易形成污染。當投入水平超過有效負荷后,水域無法實現自凈,既影響水產品質量,又造成水域環境污染。不注重病害預防,違規使用違禁藥物,還會使水生生物產生抗藥性。為保證魚類生長,我國發布的《漁業水質標準》明確規定,養殖用水必須符合各種理化因子指標。 
   
  調研表明,在不少地區,一些養殖戶片面追求單產,缺乏科學的論證和功能區劃,采用肥水養殖,形成了大面積、單品種、高密度的養殖格局。長期結構單一的密集養殖,造成生物種群多樣性降低,食物鏈變短,生態系統的穩定性變差,極易引發病害的發生和流行。加之養殖區域排灌水設施不合理,造成養殖水域污染日益嚴重。

版權所有: 河南賽爾加農動物藥業有限公司—市場營銷部 技術支持:鄭州征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地址: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花園路與國基路居易國際廣場4號樓1525室 電話:0371-67862500; 傳真:0371-67862501
Copyright © 1996-2011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  鄭州網站建設:征途信息

百人牛牛经验